損壞率高、退押金難 共享單車“讓人歡喜讓人憂”

發布時間:2017-04-19 16:19:24
來源:中國食品網綜合

      【導讀】有消費者反映,共享單車退押金時,顯示網絡有問題,未能退款。共享單車自誕生就備受矚目,在帶給消費者方便的同時也暴露出諸多問題:損壞率高、尋找不方便、押金高、退押金不方便。《天天315》本期聚焦:“讓人歡喜讓人憂”的共享單車。

  央廣網北京4月19日消息 據經濟之聲《天天315》報道,ofo小黃車聯合交通運輸部科學研究院近日發布《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主要城市騎行報告》,這是我國首個針對主要城市共享單車騎行情況做的集中梳理和數據研究。報告顯示,我國20座城市第一季度累計騎行5.93億公里,相當于繞地球1萬4794圈;日均累計騎行距離為659萬公里,相當于地球赤道的164倍。

  據了解,國內最早的共享單車企業創立于2014年,到2016年底,國內共享單車用戶數激增700%,共享單車市場整體用戶數量已經達到1886萬。截至今年3月中旬,全國共享單車投放總量已超400萬輛,北上廣深4座城市投放量占比已經超過70%。

  各種共享單車,已經愈來愈多地融入到大家的生活中。

  4月13日傍晚,北大春意正濃。恰逢上課時段,校園里的“小橙車”、“小黃車”來往穿行于湖光塔影之間。大二學生小于從宿舍出發,四分鐘后就已經到達理科教學樓門前了。他說:“WiFi幾乎覆蓋全校了,只要動動手指,去哪兒都特別快。”但是記者也注意到,校園里還有不少“壞車”,有同學嘗試解鎖卻搖頭走開。

  4月14日上午9點,北京大望路地鐵站。很多“上班族”出地鐵站后,直接騎上一輛共享單車,前往商圈寫字樓。緊靠地鐵站的外圍護欄,李女士正用手機對著一輛共享單車的后座“掃碼”。她對記者說:“我已經兩個多月沒騎我自己的車了,‘小黃車’既方便又便宜,關鍵是免去了我停車、鎖車的煩惱。”

  4月17日下午4點55分,北京市朝陽區藍色港灣附近,“黃橙藍”色的共享單車與私人單車、電動車夾雜著,停放在路旁的“共享單車停放處”。人們都在討論這個新興事物,“最近都免費騎呢”,“租金也還便宜”。“滴鈴滴鈴”的鈴聲此起彼伏,觀光游客、時尚男女,甚至是外國友人都騎著共享單車欣賞藍港美景。只是那些互相攀比著速度、還時不時依靠踏板站起來加速的學生從記者身邊呼嘯而過,著實讓人捏了一把汗。

  隨著投放增多、用戶普及,共享單車在給百姓出行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因其暫未成熟的“共享”模式暴露出許多問題:“虐車”現象、頻現停放秩序混亂、安全遭到忽視、押金的繳納和退回等等

  幾天前,《天天315》節目接到消費者嚴先生反映的問題,他說,自己預存在共享單車的押金,要求退回有一點麻煩。

  嚴先生:“當時我在上海出差,正好馬路邊有一個共享單車,我從來沒有騎過,然后我就想適應一下,掃了一下那個二維碼,然后它說需要299元押金,我當時就點擊確認,交了299的押金。到了最后幾天,我一想這車我也不騎了,我看押金能不能退,退了幾次都顯示網絡有問題。當時顯示需要下載APP,然后我下載了,下載之后登錄就總是顯示網絡有問題,登錄不了。我從百度上面查了一下,說是可以打售后,我打售后人工也沒人接。”

  中國互聯網協會信用評價中心法律顧問趙占領先生、北京潮陽律師事務所胡鋼律師就這一話題進行了討論。

  經濟之聲:關于押金的問題,因為車輛的不同,所屬公司的不同,所以數目也不同,有些公司甚至是零預存,或者騎行之后無需付款。為什么會出現這些不同?

  趙占領:“這應該是根據每一家的具體情況來確定的,因為有些企業的車輛成本會比較高,所以收取的押金可能比較高,而且現在共享單車行業的競爭很激烈,而且每家都有巨額的融資,所以為了爭奪用戶,很多企業也在爭相降低押金的金額,甚至可能完全不收取押金。但是收押金還是一種比較普遍的情況。至于騎行不需要付款就像早期的網約車一樣,它們可能還會給你錢,應該說這是共享單車在發展早期的一種狀況。”

   經濟之聲:預存押金雖然錢不多,但是如果使用的人數眾多,也會積累大量資金,這些資金的監管、使用會不會有隱患?

  趙占領:“首先,押金是一種擔保,主要是擔保消費者遵守合同約定,如果消費者亂停、亂放、不歸還車輛或者在騎行過程中對車輛造成了損壞,共享單車企業可以從押金中扣除相應的費用,這一方面能對消費者起到一種制約和處罰作用,另外一方面也能積極維護共享單車企業的權益。其次現在共享單車行業有幾家比較大的企業,消費人數非常多,押金是一個龐大的數字。從法律上來講,這筆錢的所有權應該是屬于消費者的。但是消費者如果沒有違反合同約定,他想去退還,企業應該無條件退還;但是如果企業在收取押金之后,把押金和自有資金混在一起或者直接把押金當做金融資金來使用,在企業的資金鏈是正常的情況下,這也沒有問題,但是一旦資金鏈緊張,企業就可能沒有辦法足額且及時把押金退還給消費者。還有一種極端的情況,例如共享單車企業出現了危機,消費者都爭先恐后的要求退押金,如果平臺卷款跑路,消費者可能也沒有辦法拿回押金。”

  經濟之聲:不及時退回押金,是不是損害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押金退還,如果遭遇不及時應該怎么做?

  胡鋼:“首先,共享單車這個定義是錯誤的。因為它本質上就是一家企業將其所有的自行車租賃給不特定的公眾使用,本質是一個自行車租賃服務,只是利用了網絡。所以它應該叫“網絡租賃單車”,它本身和共享經濟沒有一點關系。作為一種租賃關系,出租人對于租賃物設立某種擔保,比如收取所謂的押金具有商業上的合理性,在法律上也能得到一定的支持。但如果我們的消費者,也就是我們的承租人要退出這個租賃關系,要求索回押金或者相關的擔保資金,這整個程序和流程應當和它支付押金的程序和流程應該是雷同的,不應該有很大差別。現在使用這種網租單車交押金是很容易的,相應的退押金也應該是等同的渠道和效率,如果達不到這種要求,它的服務就具有明顯的缺陷。在這種背景下,消費者可以直接和經營者協商,也可以向我們的工商機關或消協進行投訴,在必要的情況下,還可以向人民法院主張自己的權利。如果這種押金遲延退付的情況是大面積、大范圍或長期的,我們的行業主管部門應該對這家特定的企業進行專項的監管,嚴查其經營活動,以防它們一逃了之。”

  經濟之聲:國外的一些單車放置街頭供人使用,很多是公益的、免費的,為什么國內卻成為了一樁生意,而且是大生意呢?

  胡鋼:“首先,它的商業模式很簡單。只要用戶下載這種應用軟件,它可能會讀取你的通信錄和內存等。它會極大的獲取用戶的個人信息,而且它會要求我們的消費者填寫身份證號碼,這是很重要的用戶信息。同時它會要求消費者開通所謂的地理信息,這樣一來,消費者的數據已經完全暴露在了經營者的面前,經營者會根據這些用戶的數據定向推出所謂的廣告,這些廣告都非常有商業價值,但是這種商業價值是以瘋狂掠奪消費者的隱私權為代價的。其次,這種模式能在短時間內獲得大規模、持續性、正向的現金流,包括押金和所謂的使用費。然而,傳統的網絡經濟都是免費或低廉的,甚至是倒貼的,這種押金模式在其他互聯網經濟以往的模式中是沒有出現過的,一開始就能收一大筆錢。最重要的是,同一輛車能收多份押金,這和傳統的租賃模式有很大區別。多份押金的收取是其最大的利潤點,若經營者不能把這些押金和他的自有資金進行嚴格區分,那么,很可能造成大規模、系統性的風險,進而涉嫌非法集資或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那么,若相關的經營者把這一大筆錢用于其他高風險投資使消費者的押金無法及時的、全額的、有效的退回,從而造成大規模的消費糾紛,嚴重甚至會影響社會穩定,我認為這樣的商業模式不要也罷。”

  經濟之聲:有人說從共享單車的損壞率能看出公民的素質的高低,您贊同此說法嗎?

  胡鋼:“我完全不贊同。因為共享單車本身就沒有固定的停車場所,而且還鼓勵消費者任意騎行、停放,結果就會造成后續使用、維修活動不能得到有效的監控,自然就會造成部分車輛的損壞、丟失。這種商業模式決定了單車會出現大規模的破損,和消費者的素質沒有任何關系。所以,從全球來看,更多的是有樁的、基于網絡的自行車公共服務,包括有償的和無償的,這些都是值得激賞的。同時,我個人認為,對于現在所謂要解決最后一公里的觀點,我并不完全贊成。事實上,在使用過程中還是會出現很多問題,其安全性也沒有保障,隨著時間的增長,我認為有償、高押金以及完全不負責任的單車模式是沒有發展前途的。”

  經濟之聲:隨意停放的共享單車已從經濟問題變成了社會問題,您認為政府以及相關的管理公司是否有辦法解決此問題?

  趙占領:“首先,亂停、亂放確實是目前共享單車存在的突出性問題。一方面,它占用了公共資源,導致其他機動車、單車的停放受到影響。另一方面,它可能會影響正常的交通秩序,比如把車停在馬路上會占用機動車道,可能造成交通擁堵,甚至導致交通事故發生。當然,共享單車方便了市民,也符合綠色出行的理念,總的來講,目前各地正在制定關于共享單車的相關政策,大體的態度都是鼓勵,而不是禁止。但是,亂停放的問題需要盡快解決。一方面,政府和企業要進行合作,來規劃固定的停放地點,不能隨意亂停放;另一方面,停放點的設置可能會導致一些用戶在使用時不方便,所以停放點范圍、距離等的設置要合理,需要通過一些技術手段來評估、考慮,設計出最終方案,從而解決兩者間的矛盾,既要兼顧便利,也要兼顧秩序。”

  經濟之聲:若因為共享單車出現人身安全問題,那么,您認為其運營主體是否需要為此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胡鋼:“在習總書記4·19的講話中,專門多次地提到了‘責任’二字。所以,一個不負責任的企業,特別是互聯網企業,一定是個沒有‘前途’的企業。比如在網約車領域曾出現了一些不負責任的情況,聲稱自己只是提供信息服務,以此逃避法律責任,這種錯誤的邏輯是非常可恥的。還有,現在的網約單車只是在用戶協議里要求用戶要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律法規,但事實上,它又無法做到對承租人法定年齡的審核,在這種背景下,它理應承擔法律責任。那么,它有可能要承擔賠償責任,所以,相關的網絡經營企業應以受益人是用戶的基本原則,及時投保相關的責任險,而且要在全行業推廣責任險制度,這樣的話,消費者如果出現了問題,相關的保險公司能夠承擔相應的賠付。”

   經濟之聲:從目前來看,共享單車確實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便利,但同時也帶來了很多的問題。您對此怎么看?   

  趙占領:“這種顧慮本身是有一定依據的,共享單車目前的發展方式完全是靠燒錢,由資金來全面推動。這種情況下,一旦在騎行中出現資金鏈斷裂,可能會導致一系列的社會問題。所以,我認為共享單車這種模式中所存在的引誘因素,是需要重點解決的,但并不能因此完全否定說它沒有任何前景。關鍵的問題是,這種模式的發展應更加健康、更加理性。”

AD
更多相關文章
AD
AD
安卓腾讯分分彩软件